第五十一章 无题
作者:春天的落叶 更新:2019-10-28

金黄色的沙滩,清凉养眼的美女,蓝天碧海,构成了伟大航路中最美丽最着名的旅游胜地。数不清的富豪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这里不仅仅是让人轻松的地方,更隐藏着无数的机运。 香槟,舞会,礼服,上层精英社会,追逐利益就是永恒的话题。他们在此聚集,在拒绝和妥协中苟合,用肮脏的金钱和yu望勾勒出一幅幅血淋淋的画卷。

一念之间是天堂,而一念之间就是地狱。

yu望在咆哮,震耳欲聋。

“就当是给自己放一个假”

很烂的理由,但是肖恩还是很服从的从军舰上走了下来。

至少,在暴风雨即将席卷伟大航路之前,放松一下。

星海湾有很多不错的手工艺商品街,这里云集了四海的精湛的手工艺品,以及大量的——嗯,墓文化。确切的来说,这个所谓的墓文化,所指的就是陪葬品,要知道在那数不清的历史长河,有无数俊彦豪杰,他们死后带着大量的陪葬品。这些陪葬品都是财富,而让财富深埋在土中,是一种对财富的浪费。

其中,最擅长掘人祖坟的就是奥哈拉的学者,他们总能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挖掘别人的祖坟来满足他们对知识的追求。而他们也收集了大量的陪葬品,可惜的是很多稀有珍贵的陪葬品,都消失在那一场战争中。

走在这样的街道上,很能感受到一种很宁静的感觉,这是一种来自心灵中的感觉。

小艺术品,陪葬品,琳琅满目。讨价还价,唾沫横飞,喜怒哀乐,充满了人生的丑态和恣意。身上的束缚也好,背负的命运也罢,在这一刻,似乎都解脱了。

如果不是肖恩一直坚持一个人逛一逛,或许现在菲娜和蕾雅,亦或是军舰上的士兵,都会惊讶的合不拢嘴。

这个最年轻,最严肃,最倔强,最不苟言笑的海军,居然在哼着小曲。没错,哼着一曲轻快的,带着浓浓的地方气息的小曲。悠扬,包含一种乐观的味道,那是来自肖恩家乡的古老的曲调。

内容是什么记得不太清,好像是一个妇人在海边祈求上天,让出海的丈夫安全的归来。

“多少钱,这个!”肖恩忽然在一个地摊前停下了脚步,他指着地摊上一件挂坠,“就是这个挂坠,多少钱?”

摆摊的是一个肤色略黑少女,顶上戴着一个斗笠,斗笠的边上垂下一圈细纱,看不清面容。仅仅从裸露在衣服外如丝绸般顺滑的肌肤上看,她一定很年轻。

“一百……八十万,这件商品曾经被拍出三百万的价格。”少女犹豫了一下,似乎咬着牙降了二十万,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差价。在她看来,眼前这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和沙滩裤的大男孩,不一定会拿的出那么多钱,尽管这里是被称为穷人禁止登陆的星海湾。

肖恩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舒展开。一百八十万对于别人来说很多,但是对于一个海军校官,而且是一个着名的刽子手来说,简直是太少了!

每干掉一名有悬赏的海贼,自然有一部分赏金会称为他的奖励,死在肖恩手下的千万海贼多的数不过来,一百八十万,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大数目。

只是一个莫名其妙,似乎有点吸引自己的东西,值不值得花那么多钱呢?

下一刻,他就掏出了两卷钱,抽出二十张装回口袋,其余的丢在了地摊上,同时捡起了那副挂坠。

那是一幅很怪异的挂坠,十字架被分为两半,左边是伤痕累累奄奄一息,面色平静的受难者,而从十字架的中央被分开的另外一半,则是面目狰狞,手脚有蹼,手指细长而指尖锋利,充满了邪恶气息的男子。

两个几乎完全不同的人,却极为巧妙的合在了一起,似乎所展现的是同一个人的两面,有一种特别玄妙的感觉。

荆棘,鲜血,仁慈或邪恶的眼神,让这副坠饰拥有了一种灵性,似乎它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东西。

“它有名字吗?”肖恩晃了晃手中的坠饰,问少女。

隐在细纱之后的少女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她开的价格不是一百八十万,而是八十万。当然,一百八十万这个加个也可以接受,她十分乐意多碰到几个这样的顾客。

“它的名字叫‘怜悯’,据说是奥哈拉的学者,在东海的一座孤岛上发掘遗迹时的陪葬品。后来被一名富豪买走,之后富豪投资失败,于是它也就流落到我的手中。”少女似乎口才很好,“不得不说,您的眼光真的非常好,第一次面世它就被三百万买走,直到我找到它,这个价格也是最低的。但是您瞧,您一百八十万就买到了它,简直是太赚了!”

“哦,是吗?”肖恩不知口否的点了点头,花多少钱他丝毫不在意,在意的只是那些能让他留意的东西。钱,恰恰不在其中。

他抬起头,直视着细纱后的少女,问道:“我想知道,这件东西出自哪一座墓室,主人是谁,以及那个倒霉的富翁。”

看不清少女的表情,似乎她迟疑了,不过只是犹豫了一下,少女便回答道:“一百万贝利,你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直到天色渐晚,肖恩才回到军舰上,重新穿起了整齐的军装,站在船舷上,望着即将落入大海的夕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有想。

没有多久,肖恩老远的就听见了蕾雅的笑声,似乎在说什么……嗯,一天化了几千万贝利购物……买了很多吃的东西……

依旧充满了腥味的海风,轻轻的吹拂着,从港口经过,被撩起的海军军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拉的很长的影子,一直从海面延伸到港口上,夜色渐渐降临……

一天,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