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者:生生死死 更新:2019-10-28

  元文昊心下急速转动。

  自醒来后,元文昊一直在推算会是谁想要那个太子的性命,却一直未果,虽然看上去元文宇对元文昊的敌意表现得最明显,但也不能就这么认定要杀太子的人就是他,有时候完全不可能的人往往是凶手。

  这时元文昊听元文磊这样说,暗忖难道元文磊跟元文昊的关系还比较不错?既然不错刚才何来杀气?

  元文昊心念急转之间因为猜不透这两人的关系只得仍保持沉默,话说的越少越能减少错误。

  “你不说话是怪我一直没去东宫看你吗?”元文磊亲热地过来拉起元文昊的手,元文磊人长得俊秀,这手也柔软异常──其实本来的元文昊的手也差不多,像这些皇子们长年长于宫廷,吃穿都是宫人侍候着,虽也习些骑射本事,但毕竟不是常年学习,所以手圆润如女子也不稀奇──元文昊但觉那柔软的手指正似有若无地挑逗着他的掌心,痒痒的,引得怕痒的他差点抽出手掌,只怕被元文磊发觉了异常只得强自忍着。但听元文磊继续道:“我今天就去二哥的东宫,我们……好好聚聚如何?”话语里更显暧昧,竟如他们要到东宫幽会般。

  元文昊听他问这个,感觉回答无妨,这才道:“太傅给我安排了功课,我晚上回去还要准备答复的事情,所以今天没时间,下次有空再说吧。”

  元文昊的拒绝之词半真半假。太子每隔几天就要听太傅授课讲经,太傅也会在授课后布置些内容让太子回去学习,不过这些都是形式,太子没有学习太傅也不会考查的。实际上,不光是太子,就是国君,也会三五不时由翰林院派五品以上精通经史的官员给他偶尔读经,显然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形式,无非是给士子们作个表率作用,让王朝的读书人不要怠于学习。

  元文昊的回答显然让元文磊极度不愉,他自然也能明白元文昊这是在直截了当地拒绝他,当下元文昊就从元文磊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极快的杀气,如果不是他出身特殊极易注意到微末如果是个普通人都根本看不到那丝杀气。这次元文昊肯定了元文磊确实想杀了自己,看来元文磊对元文昊的亲密也不过是表面上的。不过这种确定根本没多大作用,就近日来的观察,其它两个皇子──元文宇和元文博──也有杀太子的心思。只要他这个太子死了,其它三人就可以各凭手段争伐宫闱了,而自己是目前唯一的拦路石,所以有人想杀他也是预料中的事。

  但听元文磊接着道:“二哥一场病下来,却是跟文磊疏远了,文磊好不容易得空想跟二哥聚聚,二哥却说这些无情的话,是不是我哪地方做得不好了,二哥不妨说出来,文磊也好改正。”

  “四弟莫恼,二哥确实有事抽不开身,他日一定登门赔罪,如何?”

  元文昊尽量委婉安抚。

  现在他还没有太多的力量,一切宜谨慎从事,还不能惹恼元文磊。

  只可惜元文磊不是好打发的人,只见他靠近了来,另一只手摸上了元文昊的腰间,冷冷道:“哥哥近日胃口大变啊,东宫殿那几个不男不女的小贱人也能满足得了你?哥哥以前不是最讨厌那些千人骑万人压调教出来的肮脏玩意儿吗?几时却对那样的脏东西产生兴趣了?”

  元文昊心内暗道,所谓千人骑万人压的操作者不就是你们这帮权贵吗?不过这话显然不能说出来,既然不能说那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不说话?哼!看样子你最近出息了不少啊。”元文磊松开手,拍了拍掌,从暗处过来两个侍卫,元文磊吩咐道:“给我这哥哥带路。”吩咐完便大踏步走在了前面。

  说是给元文昊带路,其实不过是想让这两个侍卫强行拖他走,元文昊暗道现在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自己跟元文磊离开,所以跟着元文磊走被杀死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就是不知道元文磊带自己到哪儿,不知道他要干吗。

  如果自己此时动手,众目睽睽之下自然会暴露自己会功夫的事实(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这个身体已经开始适应那些动作了,也具备了一定的战斗力),于是便决定跟元文磊走,等到了地方如果看情势着实不妙再另作打算。

  元文磊所住的宫殿名为甘露殿,此时被元文磊手下“拖走”的元文昊就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进了元文磊的地盘,元文磊便挥挥手让侍卫们下了去,而后围着元文昊转了好几圈,忽地变脸,笑得灿如春花,上前抱住元文昊,道:“我知道了,二哥一定是怪文磊没有保护好你,让你上次差点坠马而亡,是吧?这样吧,我派几个得力的时刻在你身边,绝不会让上次的事再次发生,如何?”

  是了,元文昊那次事故正是在皇家狩猎的时候马一阵疯跑将他从马背上了甩了下来撞到了头部以致丧命的。

  见元文昊依然没有开口,元文磊有些不耐烦了,道:“我也知道那次的事故绝对不是意外,肯定是有人要害你,要不这样,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你总该满意了吧?”

  听元文磊这样说,元文昊心内暗道,难道那次事故真的跟元文磊无关?否则看他这模样不像作假。

  只是……元文磊既然对元文昊有杀意,又怎么会这样维护他?种种疑云让元文昊不敢多言,只低垂着头不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