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伏击、血花、局、小花(十三)
作者:酒会变 更新:2019-10-28

早就蓄势已久的一道精神冲击就在此时发出。

曹正眼眸中的恐惧更是浓重。

心胆俱裂。

因为铁成功大吼声而感到震颤的身体完全麻木,高举过顶的消防斧从手中滑落,“当啷”掉落在停车库的水泥地上。

对于许洛劈面而至的长刀没有任何办法。

眼睁睁地看着长刀破入他的面门。

就连身体上受到短暂的疼痛都来不及开口呼痛。

无数的血花向四周绽放。

周边那些凶悍的帮手们纷纷惊呼。

血花在他们身上停落,让他们感到周围都是红,红的血花就像一朵朵火焰,将他们的双眼炙热地焚烧起来。

这是一次对于铁成功来说沉重的打击。

他的高端战力因为自己的一声厉吼受到了折损,这种“错误”让他感到难以接受。

对于跌跌撞撞往后退去的许洛,他仍旧不当回事。

这只是一次巧合。

他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实在让他无法接受,难道十三这个数字同样对自己也不吉利?

手上的军刀狠劈几刀,将庄雁准备伺机而动的想法打退。

“左二,对付那个小子去。”

这一次他没有暴吼,极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甚至很是温柔。

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印象深刻。

他不想因为再一次的暴吼而造成又一次的不必要的损失,这不值得。只不过,对于刚才的变故,他仍然有些想不通。

许洛却没有给他时间去想通这件事。

他的网已经开始收紧,这种时候又怎么可能漏掉任何一条鱼。

只剩下三人,雷欢欢那边的压力也已经骤减,更重要的是,因为三角阵型不停旋转的关系,这一带的空气都变得炙热无比。

除了异能者能够在这种环境中不受影响,所有的悍勇打手都只是普通人。他们手上动作都因为这种温度的变化变得不自然,甚至紊乱。

收割仍然在继续。

许洛继续用那种看上去七颠八倒的步伐拖动左二。

庄雁和雷欢欢变成了同时出击。

死亡的人数继续在增加。

十分钟之后,铁成功忽然发现,所有的手下只剩下了了左大左二。而他眼前的对手变成了那个年轻人。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愤怒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了惊诧。

这个结局完全不是他想要的,和他预设的剧本完全不同。

他忽然想起了菊姐求死前那一抹淡淡的眼神。

“最后输的人一定是你。”

那一句轻淡的话语忽然间变成了一声巨雷在他脑海中响起,让他的惊诧重新变成了愤怒。

那是诅咒。

都是那个女人的诅咒才会造成眼前的局面。

只是现在应该怎么办。

他第一次觉得恐惧起来,身边手下的死亡就好像将他所有的胆气已经全部抽空。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许洛那双冷酷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他,让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畏惧的人也从脚底升起一股凉气。

自己这个异能者竟然还害怕这个普通人。

不会这一定是错觉。

他那双闪烁凶芒的眼珠开始转动起来,逃跑这个念头在他心中滋生,虽然还没有看出许洛的不简单,不过这种状况下,他已经不准备冒险。

自己的生命才是第一位的。

这是铁成功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准则。

许洛的唇角间泛起一抹轻蔑的笑容,他早就看穿了铁成功会有怎样的打算,要不然也不会一开始就决定用隐忍的战术。

现在想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动手。”

他的口中发出了庄雁以及雷欢欢等待已久的最后指令。

冷酷的两个字中蕴含了无尽的杀机。

原本停止运转的三角阵型忽然起了变化,庄雁以及雷欢欢扔下了她们面对的对手。如同两道闪电般扑向铁成功。

许洛那看上去并不强壮的身体,却是倒退三步,将身前的位置让给两女。

自己的身形如同一只豹子般扑向左大。

他已经火力全开,这种时候只求一击毙敌,根本没有保留一直隐藏起来的实力,这种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铁成功的双目变得通红起来。

骗子

自己竟然被这个年轻人从头骗到脚。

这绝对无法容忍。

假如一开始就知道许洛也是一个异能者,他一定不会让曹正去对付这个年轻人,毕竟在铁成功的心目中,曹正是他们之中最弱的一环。

而且他一定会集中所有的力量对这个年轻人动手。

现在一切都完了。

他完美无缺的计划全部毁在这个骗子的手上。

许洛的身形已经扑到了左大的面前,一束精神冲击已经发出。既然决定了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在这里,那就不用仁慈。

用最有效的手段解决敌人是狩猎人的必修准则。

同刚才曹正临死前一样,左大在精神冲击的攻击下完全没有任何抵挡的能力,手足僵硬。根本做不了动作。

他大张着口迎接劈面而来那把没有刀光的长刀。

闭眼前的一刹那,只看到了血花翻涌。

自己的血花。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左二的口中发出,在空旷的地下车库中久久回荡。

毕竟兄弟连心,劈在左大身上的这一刀,左二如同身受。

他已经知道他们完全失败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逃跑,他只想拼死一搏。哪怕最后只能咬下这个杀死自己大哥的年轻人一口肉也觉得无比痛快。

铁成功的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刚才许洛杀死左大的一幕完全收在眼底。

他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才是这些人当中最可怕的人。

曹正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暴吼声而造成动作迟缓被杀,完全是被这个年轻人的特殊异力所致。

只是现在左二的和身扑上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军刀瞬时斩出两刀将庄雁和雷欢欢的身形逼退,撤步就跑。

只要活着就会东山再起。

立刻就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海城,逃得远远的,重新积蓄实力,以后等自己强大了再找这些人报仇。

他没想过放过这些人。只是需要暂时躲避。

对于自己的仇人,他从来不会轻易放过。

现在却只想逃跑。

庄雁和雷欢欢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根本没有料及铁成功这样干脆,直接选择逃跑。一时间都没有想到追上去。

等到庄雁第一个反应过来,运用敏捷异力动身追逐铁成功之时,已经足足被拉开了二十米的距离。

她的脸上露出了焦躁的神情。

不能让铁成功逃了。

对于铁成功,她比谁都了解,这绝对是一个狠毒而心眼极小的疯子。任何事他都干得出来。

尤其是在这种末世。

更重要的是,她还想知道那人的踪迹。

“霍旭在哪?”

庄雁忽然嘶声大叫起来。

她要找的人就是霍旭,这也是她唯一关心的星罗广场中的人。

他对庄雁来说,格外重要,为了霍旭的安全,什么事她都愿意做。

铁成功疯狂般的大笑声忽然响起。

“死了,他早就死了……”

“哈哈……”

就算逃跑,铁成功也不想让这些人好受,能够放出一个他自己都不能确定的消息,让庄雁焦急悲伤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这就是他的原则。

别人的痛苦悲哀永远是他快乐的源泉。

只是。和他所想不一样的是,庄雁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放缓脚步,敏捷异力的作用下,两人之间的距离正被拉近。

那一边,左二疯狂般的反扑已经在许洛冷静地挥刀之下成为了无用之功。

没有刀光的长刀破胸而入。

让左二连最后的惨叫机会都没有发出。

如同他的哥哥左大一样,临死之前最后看到的也只是他自己的血花。

许洛收回长刀,冷酷地注视铁成功逃跑的方向。

离开他足有三十五米远。

按照这个速度,许洛并不一定能够追的上他。

那柄从来没用过的手斧忽然出现在了许洛的左手上,和长刀不同,只需要一点光线。手斧就会闪耀森冷的光芒。

许洛却在这时将视线落在了重伤后一直驻刀而立的秦乐雄身上。

嘴角挂满血迹的秦乐雄抬起了那张石头般沉默的脸。

忽然张口。

一声狮子般的咆哮骤然在宽敞的地下车库中响起,震耳欲聋般的声音不分敌我,在每一个人的耳鼓出现。

所有人的动作都有了那么一丝凝滞。

那柄闪耀森冷光芒的手斧就在此时脱手飞出。

这正是最近许洛根据秦乐雄的特点而专门教导的异力使用方式。

将所有的异力凝聚成气,从声音中发出。

只是因为秦乐雄尚不是强化人的关系。还做不到只针对一人而发。

铁成功被这一声巨吼震得心神动荡,不过他狠毒疯狂的性格绝不会轻易跌倒,一直没有使用的异力再也不隐藏。

狂化的力量瞬时让他全身的力量翻倍。

上身的衣衫骤然被忽然膨胀起来的身体撑破,双眸也赤红如血。

只是他的异力却不是用来和身后的庄雁拼命。

而是逃跑。

骤然加快的速度瞬时让他将距离拉开。

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许洛脸上露出吃力的神情。

骤然拉长的距离让他的念力掌控变得困难。

一根水泥石柱后忽然走出一个人来,懒洋洋的笑容,左手被很明显血迹的布条缠得乱七八糟。

右足骤然在地上一点。

身子似乎也大了一圈相仿。如一颗炮弹般向铁成功射去。

铁成功刚刚出现的得意笑容骤然消失。

满脸惊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