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作者:未果君 更新:2019-10-28

巫医沃卡沃伦在查尔斯的大腿上轻轻地按压了一阵子,又翻开他的眼皮瞧了瞧,把头搁在查尔斯的胸口听了听他的心跳声。最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唉,他的腿已经断掉了,我也就只能暂时给他包扎一下。尤其是他的左腿,以前就受过伤,伤到了筋,现在骨头又在同一个位置断掉了,更是雪上加霜。”

“没有得治么?”拉斐尔早在看见查尔斯的伤口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断掉的骨头怎么可能再接上去呢?但是他只能虚弱无力地开口问。他不敢相信,查尔斯就从此不能走路了,过去,虽然查尔斯行动不便,但是至少他还能和自己手拉着手和自己走到天荒地老。拉斐尔心中永远伟岸高大的身躯就要在一瞬间轰然坍塌,他接受不了。拉斐尔希望会有奇迹出现,要不,就算巫医沃卡沃伦骗他一下也好啊。

“我是没有办法了,而且,你要做好准备,他现在会因为腿伤而一直发烧,伤口还有可能会恶化,可能还会需要把整个左腿卸下来,最坏的打算是他可能会死掉。我也只能是尽量为他保命,至于其他的,就要看兽神是不是仁慈了。”巫医沃卡沃伦对于这样的伤员也是很伤感的,世事无常,虽然这位伤者已经不算年轻了,但是他今后活一天就要忍受一天没有双腿的生活。

拉斐尔感谢了那些帮忙把查尔斯送来巫医的宅子里的渔民们,尽管他们表示帮助别人时自己应该做的,但是还是在一人的手里塞了一颗珍珠。

回到查尔斯的床边。

查尔斯在接受完治疗以后,被巫医沃卡沃伦喂了一些致幻剂减轻他的痛苦,现在他已经沉沉地睡去了。

拉斐尔握起他的手,拉到嘴边落下了一串轻柔的吻。

拉斐尔站起来,倾过身,在查尔斯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吻,“爸爸,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腿,让你能够继续走路的。”

【如果,若果你真的走不了了,我就一辈子抱着你,背着你。】

拉斐尔来到科伦巴的居民区,寻找一所房子。看查尔斯的伤情,估计需要休养很久,那就需要一间布置的很舒适的屋子。

科伦巴是一座兽人的大城市,十二大主城之一。科伦巴位于兽人大陆的南边,毗邻大海。科伦巴是一个典型的海滨城市。城里的建筑大多低矮,不超过二层楼。

科伦巴的兽人们搭建房屋用的是海边独特的一种石灰岩,于是整个城市都呈现出一种浪漫的灰白色,在强烈的日光的照耀下,石灰岩里的石英砂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芒,令人迷醉。

拉斐尔在居民区的深处木兰花巷里寻找到了一个很幽静的独门小院。这个小院子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太过破旧,格局也不是很完美,厨房正对着卧室,卧室又刚好对着院外的街道。但是这个带院子的小平房是拉斐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住所了。

至少它远离集市,远离喧嚣,院子的采光十分的充足,很是适合查尔斯养病。就连被人诟病的房屋布局,都被拉斐尔认为是适合自己照顾查尔斯的通透。

找到了屋子以后,拉斐尔又回到巫医沃卡沃伦的屋子看了看查尔斯。

查尔斯的状态还算好,虽然有些低烧,但是据巫医沃卡沃伦说,这是受伤后的正常伴随症状,只要体温不继续升高,那么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拉斐尔煮了一碗肉末蛋羹米糊糊,搁在查尔斯的床头。等到拉斐尔小心地喂查尔斯喝过水再喝了一碗巫医沃卡沃伦送来的汤药以后,米糊糊也差不多凉到了可以喝的地步。

肉末蛋羹米糊糊虽然已经炖的很烂了,但是也不像水和药那样的稀释。要喂一个昏睡中的病人喝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拉斐尔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地将米糊糊送到查尔斯的嘴边,不时拍拍他的背帮助吞咽。

等到查尔斯喝完一整碗的肉末蛋羹米糊糊之后,天已经黑了。拉斐尔又开始为查尔斯准备晚餐。

查尔斯现在不能下床,甚至不宜做大的动作,最好还是不要多吃,于是拉斐尔为他炖了一锅大补的排骨汤。小时候他在长身体的时候,查尔斯总是给他做的,说是长骨头的时候很补充营养的。

拉斐尔将骨头炖的烂烂的,直到骨髓全部化进了汤里,才把汤端给查尔斯,慢慢地喂他喝了。

又用浸了温水的毛巾给查尔斯擦了擦上半身。

将查尔斯伺候得睡得安稳香甜后,多日阴霾的拉斐尔才在嘴角对着查尔斯的睡颜扯出一丝微笑。

陪着查尔斯躺下,拉斐尔才想起来从今天早上吃过早餐去找房子之后,又忙着照顾查尔斯,竟是粒米未进。

但是睡梦中的查尔斯刚刚不由自主地将身子靠上自己,拉斐尔实在是不愿意错过查尔斯主动地投怀送抱,尽管这是无意识的。拉斐尔忍着饥饿,抱着查尔斯安稳地睡去了。

晚上查尔斯睡得不是很安稳,拉斐尔每每刚睡熟,就被查尔斯轻微地颤动所惊醒,拉斐尔轻轻拍着查尔斯的后背哄他入睡。周而复始。

第二天一大早,拉斐尔被刺眼的阳光叫醒。

查尔斯还在他怀里睡得正好,拉斐尔小心翼翼地将麻得已经没有知觉的手臂从查尔斯的身下抽出来,注意不将他吵醒。

巫医沃卡沃伦的徒弟给查尔斯和拉斐尔送来了早餐和药物。

喂查尔斯吃完了早餐,又为查尔斯的伤处换过了药,拉斐尔出门去为他和查尔斯的新家购置家具和生活用品了。

大略将屋子打扫了一遍。

拉斐尔抱着大包小包走在科伦巴的集市上。

身边是熙熙攘攘的购物的人群。孩子们牵着家长的手,笑得很是开心。情侣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眼中充满了对他们的柔情蜜意。挎着小篮子的雌性急冲冲地为家人挑选午餐和晚餐需要的食材。老人们结伴坐在街角聊那过去的事情。小贩们热情地对每一个光顾他们摊子的客人招呼着。。。

看着身边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温暖,拉斐尔不由得回忆起在芭提时,他和爸爸手牵着手走在林立的摊贩之间,为了新居购买家具。

当时自己一心一意地要把家布置成情侣屋,什么东西都要是一对一对的,查尔斯虽然有些不满,但是也没有反对。拉斐尔心里很是幸福,那个时候他的内心里充满着对未来生活的期待,充满着对查尔斯的爱。

现在却已经物是人非。

拉斐尔一个人,孤单地走在集市上,看着明明满是温馨的小商品,心里却充斥着苍凉。

他自然是不会嫌弃查尔斯的,拉斐尔很早以前甚至有过爸爸要是不能走了,就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的想法。

不过要怎么让查尔斯接受他将来都不能行走的事实呢?他不是喜欢环游世界么?可是还有很多地方他还没有去过呢。他怎么能忍受一辈子只能坐在一个地方,依靠别人而活呢?

拉斐尔不是没有见过残疾的兽人,可是所有残疾的兽人都活得很辛苦,他们失去了赚钱的来源,就算有人愿意养着,他们的心理状态也不会好。

虽然查尔斯是从别的地方穿越过来的,他们的那边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城主,但是,拉斐尔可以从查尔斯字里行间的描述中知道,残疾人总是不受欢迎的。那么在兽人世界这样纯粹的力量型社会,查尔斯的日子将更加艰难。

虽然自己不会抛弃他,可是总有顾不到的地方。

尤其是查尔斯的内心。

现在查尔斯还在昏睡中,醒来了之后,该怎么办呢?当年查尔斯是可以很乐观地接受跛了一只脚,但是那只脚并没有影响他从特瓦尔走到艾斯梅。现在他可是再也不能用双腿走路的了。

拉斐尔尽量挑选色泽鲜艳的家具,但愿查尔斯看着丰富多彩的颜色,心情会好一点吧。

把所有的家具全部归位、屋内的墙壁上贴了一层当年在佛罗伦大公府见过的富丽堂皇的大花朵壁纸,瞬间有些老旧的屋子亮丽了起来。

拉斐尔还在院子里照着他们在特瓦尔时那样搭了一个小葡萄藤架,种了点或者有浓郁的香味或者颜色艳丽的小花。据说科伦巴因为天气热的原因,花草什么长得都挺快,开花的时间也长。

院子里有几棵高大的阔叶子的树,拉斐尔把那些凌乱的枝条也修剪了一下,至少一眼看去精神了许多。

拉斐尔觉得这次整理房子没有查尔斯陪在身边,实在是累得很。但是只要查尔斯能够好,那么一切都值得。

查尔斯昏迷的第三天。

拉斐尔静静地坐在查尔斯的床边,为他拂去额头上的碎发,查尔斯还在安静地睡着。巫医沃卡沃伦说一直昏睡是正常的,他这两天伤重极疼,昏睡是为了逃避那些疼痛。

不过要是过几天还是不醒,那就有问题了。

拉斐尔俯身在查尔斯的嘴唇上轻轻一吻,打算离开去看看巫医沃卡沃伦还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用的草药。

这时,他感觉到自己唇下那本该是柔软的现在却泛着干皮的嘴唇正在微微地颤动。拉斐尔惊讶地抬起头,果然看到查尔斯的眼睛睁开了,渐渐地,有了焦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