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屠城危机
作者:落难呆驴 更新:2019-10-28

库克扎尔的死,是在进攻部队达到合围翔鹭城之后的第三天,也是攻城开始的前一天晚上。

喊话,劝降,威吓,利诱……

各种手段失效之后,攻城部署就开始了。

对于攻击部队的指挥官库克扎尔来说,翔鹭城新任女领主莉亚拒不投降是意料之事,因为她的父亲不久前刚刚在教廷和他父亲合谋的刺杀中殒命,所以于公于私,这位名声远扬的天才美少女在继承领主之位之后都不大可能投降。

不过库克扎尔倒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处于南部领地西面海滨的中等城市,除了商业贸易比较出彩之外,在军事上完全没什么可以忌惮的,他早就已经在打算攻下城市之后,要把那个美貌女领主莉亚抓来好好享受一番了。

说到新任女领主莉亚,他倒是有点疑虑,因为和前几次不同,这一次提前进城的刺客队伍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全军覆没,虽然外围的探子回报说刺杀行动成功的杀死了翔鹭城七八名要员,但是最重要的目标却都安然无事,其中就包括这位被称为天才美少女的女领主。

但是这样也好,既然她没被刺杀身亡,那库克扎尔就少了一点遗憾——他原本还在为这位美少女可惜,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机会抓到这个大难不死的美女,然后把她按在床上好好享受一番的……

不过他的美好想法很快就成了泡影。

因为他死了,在睡梦中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喉咙上割了一刀……

洛飞选择的时机很好。

攻城开始前的一天晚上。部队里的将领挤在中军大帐里布置战术,一直到深夜才陆陆续续散去,而他就选择在这个人声嘈杂的时刻,进入了中军大帐。

也许是因为一路势如破竹太过放松。也许是连日作战身体疲累,也许是因为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这位志得意满魔导师指挥官在布置完第二天攻城的任务后,竟然毫无防范的的回到后面的内帐,跟几名抓到的南方美女一直激战到天明才沉沉睡去。

更要命的是,库克扎尔身边一直紧随的另外一名实力更加强大的魔导师,也就是他的老师罗宁,也因为不喜欢看他这种放荡的模样。在开外战术会议之后离开了中军营帐,前往攻城前线进行了临战前的最后巡视。

不过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尽职尽守的举动,竟然让自己的得意学生轻易的葬送了性命——即便是在看到库克扎尔的尸体之后。这位高级魔导师都无法相信,竟然有刺客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潜入到数万大军之中,悄无声息的割断了指挥官的喉咙;而且这个指挥官,自身还是一个实力超绝的魔导师

战事未起,指挥官先殒命了。一时之间,攻城部队的军官们立刻就恐慌起来——虽然在发现扎尔的尸体之后,消息被严密封锁了起来,但是谁都知道。事情已经大条了

作为西部大领主库克汉斯最宠爱的儿子,库克扎尔早就被赋予了大领主继承权。而且如果这次起兵造反成功,库克汉斯一旦在教廷的支持下登上王位。那扎尔就是毫无疑问的王储。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他就被人这样悄无声息的刺杀在中军营帐中,而且还是在看似毫无还手之力的翔鹭城外。

知情的军官们在第一时间就惊恐的发现,无论这场战争的结局如何,他们都必须要承受西部大领主无边的怒火,一种古怪而恐怖的气氛,在攻城部队的高层军官中迅速弥漫开来……

洛飞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暗杀行动会到来这么大的好处,指挥官未战先死引起的慌乱他可以设想,但是某些微妙的变化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出乎意料的顺利完成第一次刺杀行动之后,他就离开了弃民营,溜到距离攻城军营数里之外的一出山林里藏了起来,开始筹备接下去的第二次刺杀——和第一次出其不意建功相比,他清楚的知道真正的威胁在于接下去的行动。

有了前车之鉴,无论是将要接任指挥的新将领,还是负责护卫的军士,都会比原先警惕无数倍,他想要再次得手,肯定会遇到巨大的风险和障碍。

……

另一面,扎克的死讯以最快的速度秘密传递了回去,传回了正在前方亲自督战主力部队直捣帝都的西部大领主库克汉斯面前。

当消息放在西部大领主面前的时候,这个几天来志得意满的大人物一下子缄默了下来,把自己关在行军营帐里足足一天才出来。

在多年之前和教廷达成秘密协议之后,他就知道今天这场战争一氮启,就没有回头之路,要么库克家族取代巴洛卡家族成为新的帝国皇室,接受四方的朝拜和诡,要么从此之后跌入地狱,家族名号从历史的长河中被彻底抹去。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觉得自己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库克家族和其他三大领主一样,割据帝国四方多年,论实力,他们都不比皇室差,但是却要向巴洛卡家族称臣纳贡而且还要忍受王室中人的颐指气使

所以向来心高气傲的库克汉斯不服,他认为只有那几个愚蠢的大领主,才会相信巴洛卡皇帝称兄道弟的言辞,傻傻的为了不值一提的感情去做什么忠臣。

所以在隐忍了多年之后,他和教廷一拍即合,开始了风险巨大的谋反之路。

虽然知道教廷打的什么主意,但是为了那个觊觎已久的王位,他觉得必要的风险还是值得冒的。

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接到教廷通知告诉他东部领主已经被秘密拘禁并开始制造东部要独立的假象之后。他悍然掀起的战争只顺利的进行了不到几天,一个空前的噩耗就打击了他。

他的继承人库克扎尔死了

在几万南方突击军队的大营里被人刺杀了?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刺杀了?

大领主在刚刚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除了震惊之外,甚至还觉得有心谬。可是没多久,剧烈的伤痛感告诉他,无论他觉得这件事有多荒谬,都已经成了事实。

报丧的密信是扎尔的老师魔导师罗宁写的,他是这次南方部队的督战官,也是大领主库克汉斯最信任的幕僚之一,能力和忠诚毋庸置疑。

原本在大领主看来,扎尔虽然年轻有些莽撞。但是有罗宁的辅佐和提点,进行一场后方突袭行动应该并无多少危险。

南方领地的部队多数都被吸引到了东面,西面方向的那星堡接到的任务基本都是提供一定兵员,然后筹备后勤物资。可以说在战力上极其薄弱,而扎尔的任务,就是去扰乱和摧毁南方领地的后勤保障工作给苏伊特的后方基地造成最大的混乱,而并没有要求他去攻克那几个易守难攻的城堡,也没有要求他去歼灭什么有生力量。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竟然成了不归路……

“传我命令,让罗宁暂代南路军指挥官职务,不惜一切代价攻下翔鹭城”库克汉斯在军帐里,当着几名亲信将领的面吩咐手下的传令官。淡然的语气里透出的却是森然的寒意。

“还有,传信给拉达姆。叫他带领两万黑甲军去南方协助罗宁,查清楚扎尔的死因之后。让他放手而为。”顿了一顿,西部大领主有接着发布了第二条命令。

一听到他要派出凶名昭着的拉达姆将军去南方,军帐里的将领都齐齐一愣,因为他们都知道,库克汉斯此刻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丧子之痛已经让他怒到了极点,否则他也不会派出此刻正在后方坐镇的拉达姆去南方——对于凶名昭着的拉达姆来说,“放手而为”的意思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屠城

库克汉斯要让翔鹭城的数万南方军民,来给扎尔陪葬

“大人这万万不可”他的命令刚下,军帐里一名身搐袍的中年人就立刻出言表示反对,他叫库林,库克汉斯的亲信幕僚兼多年老友,素来以敢说敢言闻名。

虽然他知道库克汉斯此刻已经怒极恨极,但是他也知道屠城的后果是什么——此番汉斯起兵,目的是取代巴洛卡王室成为新的帝国皇室,虽然征战不可避免,但是最先的计划却并非要和南北两大领主不死不休

按照库克汉斯和教廷的协议,战争开启之后,教廷控制住东部领主,尽最大可能制造假象牵制住皇室和南北双方的军队,而库克汉斯则乘机夺取帝国中部的帝都并控制巴洛卡王室,同时派兵破坏南北两地的后勤,让舒伊特和格洛夫在战力上无以为继,逼迫他们接受既成事实,放弃支持已经失去根据地的巴洛卡家族,承认他为新的帝国国王——这一点看上去比较荒诞,但是库克汉斯却坚信,没有哪个割据一方的大领主,愿意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为一个流亡王室来进行殊死一搏

只要帝都被攻下,而南北两地的后勤支援出现问题,加上库克汉斯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威逼利诱,南北两个大领主绝对会放弃挣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放弃战争。

所以,这才谋反战争从一开始,库克汉斯就并没有让它变成全面内战的想法——即便知道教廷对此不满,他当初也没有丝毫放弃这个计划的打算,所以才会给出另外一个危险的承诺,那就是让伊斯神教变成新帝国的国教

库克汉斯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帝国,而不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废墟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让自己麾下那名能征善战,但是却嗜血残暴的拉达姆将军留在后方坐镇,而没有让他参与前方的军士行动。

可是现在,库克汉斯要把这个煞星派去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