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幻觉?真实?杀!杀!杀!
作者:图雅seraph 更新:2019-10-28

孔荣一脚踹碎了身后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房间的通风口里爬了出来倒退了出来,冲身后对着墙壁仔细敲捶的安迪一摊手道:“靠,我感觉自己像他妈的只老鼠,可我是教授,是年轻成功的考古教授!不是老鼠,真他妈的。”

安迪叹了口气,然后拿起一边桌子上的一座罩花台灯,一甩手肘打破了房间靠街道一边的窗户,将手上的台灯扔了出去。

“你干什么?”孔荣跑到破碎的窗户边向下看去,十三层的高度,往下望去,汽车不过是一只只小小的甲壳虫,而人呢?恩,人根本就是蚂蚁大小的存在......可是......

可是,孔荣发现,台灯不见了,难道凭空消失了?一回头,孔荣发现那原本应该成为破碎残骸的台灯,正稳稳的站在它原来的地方。

孔荣颓废的一屁股坐在客厅宽大的靠背沙发上,“刚才开始就是奇怪的幻觉小丑攻击,现在又被困在了这个该死的房间里。真是莫名其妙的世界。”

安迪烦躁的挥了挥手,打断孔荣道:“少发点牢骚吧,刚才的幻觉攻击只不过是第一波而已,接下来还有更多怪事呢。”

.............................

“差不多就是这样,虽然幻觉攻击命中了身体会被大脑当成真的被攻击了,但是毕竟是幻觉,只要自己有绝对的意志,暗示自己这是幻觉,即使被砍中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雷扎德冲身边的大卫解释道。

大卫点点头,突然问道:“雷扎德,我总感觉你跟一般的轮回者不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雷扎德摘下眼镜冲上面哈了口气,轻轻地擦拭着。

“从一开始就不一样。”大卫平静地道。

“哈哈,你的玩笑并不好笑。”雷扎德重新带上眼镜笑道。

大卫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淡淡的道:“雷扎德,哦,不,也许应该称呼你为别的什么。至于你到底是谁,我想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才能有答案。”

“理由?”雷扎德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双手怀抱在胸前。

“很简单,因为,现实中,我跟雷扎德并称为邮差与魔术师组合。而我们更是好朋友,但是你却并不认识我?难道是你失忆了?”大卫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等待着答案。

“是吗?也许我真的记忆了呢?”雷扎德耸肩道。

“并不只是这点,鹰眼队长的死跟你也有关系吧?”

“哦?你怎么知道?”雷扎德一直无所谓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

“克莱儿告诉我的。”

“有意思,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你说鹰眼队长死在最多十分钟前的乌贼攻击中,而事实上,当时克莱儿使用的指法确定了鹰眼队长至少已经死亡了一小时以上,而且......”大卫突然从裤兜里拔出一把精致的mp23全自动手枪,皱着眉大声道:“而且,克莱儿的神之血脉是源于冥界女神普西芬妮的,对死者的气息特别灵敏,而你身上就有一股强大的死气,但是一开始,克莱儿却把它当成了一种熟悉的气息,把你当成了神之血脉者。所以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真见鬼,连主神都被我骗过去了,你们何必还要把一切都揭穿呢?装做不知道不是很好吗?”雷扎德站起身来,叹息道。

“站住别动!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不介意少一千点积分。”大卫冷冷的道。

“不可否认,你的确是很聪明,但是你也很愚蠢。当初你在主神空间就应该揭穿我的,那样我可能还有些顾忌,但是在这里,这个负面情绪的世界,我就是神,与我作对的人都将活在地狱之中!”随着雷扎德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他竟然在原地漂浮了起来,而那镜片后面的双眼透出一种诡异的红光。

就在此时,大卫也毫不犹豫的扣响了手中的武器......

...............................

“麻烦了,幻觉已经到这种程度了。”羽夕子皱着眉说道。

“怎么了?”夏伊飞问道。

“一般来说,幻觉只作用于大脑里的意识层面,就如刚刚你说的Mike看到的那个人,其实并不存在,我们的眼睛其实并没有看到他,只是大脑的意识层发出了看到人的命令而已。所以,当那个人要砍到我们的时候,大脑发出指令,身体就会被大脑判定由感观传递的信息都是真实存在的。换句话说,在这种状态下你要是挂了,大脑就真的判定你......真的死了!”

羽夕子的话还在继续,夏伊飞却忽然觉得她的声音异常遥远,而一边克莱儿跟燕子的面容也模糊起来。

“飞儿,飞儿!”一阵柔和的声音将他唤醒,夏伊飞睁开眼,小木屋外挂着一轮明月,一张熟悉的温柔笑脸进入眼帘,“小懒虫,天还没黑就躲在小阁楼里睡觉,小心又被你父亲训你懒惰了。”

夏伊飞抬头看了看那张熟悉的女子面容,忽然死命的摇了摇还未完全清醒的头,然后又仔细的盯着自己那双白嫩的小手看了好半天,才喃喃着道:“妈妈,我刚刚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到什么了?”女子将夏伊飞小巧单薄的身体揽入怀中柔声问道。

“很多很多,我梦到自己成了名黑市拳手,还有爸爸跟妈妈都.......呵呵,不说了。对了,妈妈,父亲呢?”

“他啊?他去农场了,马上回来。”说着刮了刮怀抱中的夏伊飞的鼻子,宠爱的道:“有喜事哦。”

很快随着暗淡下来的蓝天,父亲那高大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了地平线上,夏伊飞欢呼着跑向那个高大的身影。

“哈哈,小伙子,让我看看是不是又长个了?爸爸都快抱不动你咯!”

随着身体在父亲的双手中随风舞动,夏伊飞忽然感觉,世界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为什么自己还会做那个希奇古怪的梦呢?

点着蜡烛的餐桌上摆放着丰盛的晚餐,夏伊飞不解的看看餐桌,又看看一脸幸福的父母,挠挠头问道:“今天这是?好像没什么节日啊。”

“哈哈哈哈,飞儿,你要有弟弟了。”餐桌旁父亲爽朗的笑声,和母亲幸福的微笑,一同浮现在夏伊飞的眼前。

“好棒!”夏伊飞高声叫喊道:“弟弟,我要有弟弟咯!”

突然,桌上微微跳动的烛焰,猛地变成了一股没来由的冲天火光,母亲面脸担心与惊惶倒在血泊之中,而同样倒在血泊中的还有拿着双管猎枪的父亲,那张熟悉的刚毅的脸庞上满是心痛与不甘,最后一刻迸发出的感情并未随着生命的离去而消失,而是永远停留在了双亲的脸上。

“呵呵,哈哈,哥哥,呵呵,爸爸,哈哈,妈妈,哥哥抱抱。”火焰燃烧的噼啪声中,出现了婴儿凄厉的笑声。

倒在血泊中的两人身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初生的婴儿,胖乎乎的小手正抚着母亲的脸颊,“妈妈,妈妈,妈妈,要抱抱。”充满童稚的声音,让夏伊飞的脚步梦游般走了过去,抱起了他。

那婴儿抬起头,那是一双没有一死黑色的眼睛!满是白瞳的眼里映出了他的脸,“哥哥,为什么爸爸妈妈死了?为什么我不能活下去?为什么......我好恨啊!好恨啊......好恨啊......”那声音越来越轻,而随着声音而去的还有婴孩的身体,那小巧的身体在夏伊飞的怀抱中逐渐腐烂下去,终于,泪流满面的夏伊飞手中只剩了一滩浓浓的血,“不!”

一把扑到血泊中的双亲身上,夏伊飞哭泣着叫喊道:“不!不!不!”

可是随着手中那温热的液体逐渐冷了下去,夏伊飞以不在哭叫,而是呆呆的看着满是火光的房屋和地上躺着的那二个他最亲的人。忽然一个胖子的恶心的身影冲进了夏伊飞的视野之中,他仰天长啸道:“父亲,母亲,弟弟!我也好恨啊!我也好恨啊!!!”

抬起头,身边满是疯狂的人群,异常兴奋的大叫着“打死他,打死他!”

那是熟悉的疯狂的充满血腥的拳台上。

一个翻身,夏伊飞跃下拳台朝VIP贵宾区猛冲去过,手中暗暗的摸着披风下隐藏的匕首。

然而看似皮球一样的胖子霍恪居然拥有超乎寻常的身手,一脚踢开了他手中的匕首。夏伊飞狂叫一声,膝盖狠狠的顶在他的小腹,不待摔倒在地的霍恪爬起,他脚下用力一蹬,冲了过去,将他死死的压在地下,右拳高高扬起,他嘴角露出了狰狞的冷笑,“下地狱赎罪去吧。”拳头加杂着呼啸的风声轰向了霍恪那肥大无比的脑袋。

黑暗中,夏伊飞看着霍恪脸上露出的恐惧,他心底传来一阵快意,突然,四目交接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被杂碎的镜子,裂成一块一块,无数的碎片在黑暗的虚空飞舞。

蓦地耳中传来一声熟悉的惊叫,“夏大哥,住手!醒醒!!醒醒啊!!!”